浙江风采网官网

  1. <acronym id="1wdnu"></acronym>

    <span id="1wdnu"><sup id="1wdnu"></sup></span>
    <strong id="1wdnu"></strong>
  2. 分析PPP模式下項目利益相關者關系網絡管理論文

    管理論文 時間:2019-06-30 我要投稿
    【www.sudurras1.com - 管理論文】

      摘要:在PPP模式下的項目實施過程中存在多方利益相關者,他們之間的關系網絡復雜多變,對其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研究以某省某地區的海綿城市項目為例,依據項目庫資料識別出各階段的利益相關者及其之間的關系,用社會網絡分析方法構建出關系網絡模型。結果表明社會資本方和項目公司基本上占據中心位置,掌握著關系網絡中的多數資源,處于邊緣位置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外圍相關者的作用和影響也不容忽視。關鍵詞:PPP模式 關系網絡 海綿城市 利益相關者

      0 引言

      城鎮化的發展,不斷提升對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需求,使得社會資本合作(Public-Private-Partnership,PPP)模式受到越來越廣泛的關注。在PPP模式中項目利益相關者形成復雜多變得關系網絡,任何變動都會影響整個網絡的功能,導致參與方彼此之間的利益關系難以協調[1]。因此,對PPP模式下的項目利益相關者的識別及網絡關系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為提供公共產品或服務而開展的與社會資本方合作形式均屬于廣義PPP的范疇[2],國內外學者主要是對PPP模式機制、風險管理等內容的研究。在PPP模式的機制研究方面,如杜楊等人補償機制的研究,設計了一種混合補償契約改進前補貼模式[3]。在對PPP模式項目中的利益相關者的研究方面,Beach R等認為主要參與方在項目實施過程中的績效評價體系和各方的收益分配機制將會對PPP項目合作過程產生重要影響[4]。

      1 研究設計

      1.1 研究對象

      本研究的案例研究對象為某省某地區的海綿城市項目,該項目是以PPP模式運作通過競爭性磋商的方式選擇社會資本方,成立項目公司共同進行項目的實施工作。某省該地區也為全國首批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區,故以此作為研究對象,分析項目中各階段利益相關者之間的關系。

      1.2 研究方法

      1.2.1 社會網絡分析

      本研究采用社會網絡分析的方法進行研究分析。社會網絡分析方法分析的是不同社會單位所構成的關系的結構及其屬性[5]。利用社會網絡分析的方法對項目中利益相關者進行量化分析,可以較為直觀地看出在項目的不同階段各方的關系網絡。

      1.2.2 分析指標

      通過查閱過往研究以及對研究對象的分析,本文選取網絡密度、中心度作為分析指標。

      第一,網絡密度。依據社會網絡中圖論的相關知識,在有N個節點的圖中,其實際的連線數為L,網絡圖的密度計算公式為[6]

      △=L/(N(N-1)

      網絡密度指標反映的是各利益相關者的關系密切程度,值越高說明利益相關者之間越容易相互影響,信息傳遞能力越強。

      第二,網絡中心度。具體指標為結點中心度、緊密中心度和間距中心度。結點中心度反映的是網絡中那些相對于其他行動者而言處于中心位置的行動者[5];緊密中心度的測量是由網絡中各結點到其他結點的距離之和的倒數計算而得,緊密中心度越大說明該利益相關者與利益相關者間的關系越緊密;間距中心度可以反映出該利益相關者對其他利益相關者間的信息傳遞的控制能力。

      2 關系網絡模型構建

      2.1 界定網絡邊界范圍

      基于對該項目公布的合約協議、審批文件等文件的仔細閱讀并結合過往學者的研究分析識別到15類項目利益相關者如下,其中將該項目分為決策階段、執行階段以及移交階段,分別標記為“A”“B”“C”。

      某管委會,某PPP中心。任務分別是發起該項目,負責相關授權等工作和為該項目實施機構,負責項目準備、采購、監管、移交等工作。涉及A,B,C階段。

      社會資本方。包括A公司、B公司,A,B公司聯合體,為項目主要股東,負責項目建設運營等工作。A,B,C階段。

      專家組。由相關領域專家組成,主要工作是對項目進行物有所值定性評價。A階段。

      代理機構。實體為C公司,代表方進行采購招標工作,A階段。

      職能部門。包括財政局、法治部門、行業主管部門等,負責項目前期的規劃、審批等工作,A階段。

      項目公司。負責項目建設運營,B,C階段。

      監管部門。包括規劃建設局、環保局、市政公用局、海綿技術中心。負責行業監管和績效考核等工作,B階段。

      銀行和金融機構。為項目債權人,B,C階段。

      相關供應部門。包括供電、供水等部門,負責提供項目建設運營時所需的要素,B,C階段。

      制造商。負責制造生產項目建設所需設備等,B階段。

      施工單位。負責項目設施的建設工程,B階段。

      審查機構。對項目的設計、技術等進行相應審查,B階段。

      設計單位。進行項目的施工圖等設計,B階段。

      指定機構。指定的項目移交的對象,C階段。

      外圍相關者。包括公眾與周邊居民,公眾有知情權,參與監督,而周邊居民則易受到施工影響同時受益于項目發揮的社會效益,B,C階段。

      2.2 模型構建與分析

      將上述識別的利益相關者之間不同階段的關系轉換成0-1矩陣,以主體之間是否存在信息的交流交換作為判斷標準,“0”就代表這兩個主體之間是沒有關聯的,“1”即存在聯系。將矩陣導入Ucinet 軟件中,計算各項指標值并繪制出網絡圖,結果見圖1。

      各方利益相關者的決策階段、執行階段、移交階段的結點中心度、緊密中心度、間距中心度數值計算結果如下:

     。1)官方:(1,0.25,2)(0.7,0.077,7.92)(1,0.167,3.83)

     。2)社會資本方:(0.5,0.17,0)(0.7,0.077,4.67,0.33)

     。3)專家組:(0.5,0.17,0)無執行和移交階段

     。4)代理機構:(0.75,0.2,0.5)無執行和移交階段

     。5)職能部門:(0.75,0.2,0.5)無執行和移交階段

     。6)項目公司:(1,0.1,20)(1,0.617,3.83)無決策階段

     。7)監管部門:(0.6,0.071,3.45)無決策和移交階段。

     。8)銀行和金融機構:(0.3,0.059,0)(0.5,0.111,0)無決策階段

     。9)相關供應部門:(0.3,0.059,0.37)(0.33,0.1)無決策階段

     。10)制造商:(0.4,0.063,0.5)無決策和移交階段

     。11)施工單位:(0.8,0.077,8.83)無決策和移交階段

     。12)審查機構:(0.5,0.067,1.28)無決策和移交階段

     。13)設計單位:(0.5,0.067,1.5)無決策和移交階段

     。14)指定機構:(0.6,0.111,0)無決策和執行階段

     。15)外圍相關者:(0.4,0.063,0.37)(0.33,0.1,0)無決策階段。

      依據模型結果,對不同階段的相關利益者間的關系網絡做出以下分析:

      2.2.1 決策階段

      決策階段形成的網絡密度為0.7,處于一個較高的水平,說明在這一階段利益相關者之間的聯系較為緊密。中心度數值最高,處在一個最中心的位置,與其它利益相關者直接聯系獲取資源和信息,主導資源的分配。

      2.2.2 執行階段

      在執行階段增加了許多新的利益相關者,如銀行和金融機構、監管部門等,此外還有由于互聯網+的發展和工作的透明化發展,公民在項目的執行過程中可以建言獻策進行監督,其參與度大大提高,也作為項目中的利益相關者。此階段的網絡密度為0.555,低于其他兩個階段,說明在這個階段信息在網絡中的傳遞效率是比較低的。在執行階段,項目公司處于最中心的位置,其間距中心=20,說明其他利益相關者之間的聯系很大程度上都是需要經過項目公司。銀行和金融機構的中心度為(0.3,0.059,0)數值都是最小的,說明其在網絡中的處于最遠的位置。

      2.2.3 移交階段

      該階段的關系網絡密度為0.619,相對較高,說明信息的傳播較為順暢。在這一階段和項目公司的中心度并列第一,是這一階段的核心利益相關者,主要通過他們間以及其他各方的聯系完成海綿城市PPP項目的移交工作。

      3 建議

      項目的準備和移交階段都處于網絡中心位置,應當充分發揮其職能,有效地將各個主體聯系在一起,推動項目的進展;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作為該海綿城市PPP項目的40%資金來源方,其在執行階段和移交階段在關系網絡中都處于邊緣的位置,應在項目的進程中保持溝通聯系以增強對利益相關者的監督作用減少投資的風險;雖然公眾和周邊居民在關系網絡中處于較為邊緣的位置,但仍然不能忽視與他們的溝通和協調,在建設過程中應采取一切合理措施來避免或減少對周邊居民的干擾,以保證項目工作的順利開展。

      參考文獻:

      [1] Nora M,Hesham Osman,Tamer E. Stakeholder management fo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s [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2006(24):595- 604 .

      [2] 周蘭萍.PPP項目運作實務[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

      [3] 杜楊,豐景春.基于公私不同風險偏好的PPP項目補償機制研究[J].運籌與管理,2017(11):190- 199.

    浙江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