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风采网官网

  1. <acronym id="1wdnu"></acronym>

    <span id="1wdnu"><sup id="1wdnu"></sup></span>
    <strong id="1wdnu"></strong>
  2. 關于教父的隨筆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11-22 我要投稿
    【www.sudurras1.com - 散文隨筆】

      走出法租界的時候,杜月笙滿意的看到嚴九齡的人馬已經沒了。祥生看來去已經說了。嚴九齡這么做還是很有前輩風度的。

      如果外邊還如狼似虎的一群漢子在那里,杜月笙會立刻調頭就回去,今天晚上就摸上了嚴九齡家的門,管你什么前輩大佬的,滅了干凈!

      這江湖上是人捧人的事情,哪里有個不知道收場子的?非要刺刀見紅才肯坐下來喝茶劃道子么,那上海灘上早就沒一個活人了。

      杜月笙也是吃準了對方這一點。凡是地位高了的,有點身價的人物,圖的是什么?就圖一個囫圇面子而已。傳出去,恩,這次占上風了,還不得罪了對手,那行!大家歡喜。要知道現在的杜月笙也已經掌管了一方,而他的身后,是法租界說一不二的黃金榮。

      嚴九齡是個人物,如果他連現在杜月笙這個人都不知道,那他能夠走到今天簡直就是祖上燒了不知道多少的香的。

      所以杜月笙的心里有底子。

      越來越近了。

      路在腳下。杜月笙在前面施施然的慢慢走著,身上除了大洋外,就是空蕩蕩的,就身后的李福全也什么都沒帶。江肇銘咬著牙跟在后面,他心里還是有點忐忑著,但是又有點說不出的味道在心頭蕩著。

      是前面那個瘦瘦單單的年輕人,那種無所謂的樣子,感染了他?

      至于李福全,牛眼眨阿眨的,去唄,多大事情啊,死了有人埋,傷了有人養,難道他嚴九齡把老子煮了吃不成?

      前面燈光亮著,風里已經傳來了賭場招搖的音樂聲了。

      到了。

      本來車水馬龍的賭場前面?帐幨幍,出了那喇叭里的音樂聲外,沒任何的聲音。一個人影子也沒有。

      杜月笙嘿嘿一笑:“肇銘啊,跟著我,莫擔心,這下馬威還是要有的嘛。記得,給前輩人跪下賠罪是江湖的規矩,但你心里可要站直了!”

      “是。月生哥!辈恢涝趺吹,江肇銘居然也笑了起來。

      前面馬祥生正站在那里。一眼看到他們來了,連忙跑了過來。

      “月生哥!瘪R祥生的臉上有點難堪的低聲說道。

      杜月笙歪了下頭:“恩?架子不?”

      “恩!瘪R祥生悶頭悶腦的很不痛快。

      “你們呀!

      杜月笙一把拉住了要作色的李福全,口氣平淡的笑道:“肇銘拂了人家面子,今天祥生你一去說,人家把人馬已經收了,難道不是給面子?再說這不是給你我的面子,是給黃老板的面子,知道不?做人,要看清楚自己,要拎的清楚!人家是我們的前輩!跟我去吧!

      “嗯!睅讉人互相看了看,也不做聲了,月生哥這個話講的透徹,嚴九齡的確是英租界的黃金榮般的人物。難不成在法租界黃老板會來接月生哥么?江湖是有輩分的。得了,人家是大爺!

      李福全還是惡狠狠的瞪了下身邊的江肇銘:“就是你個鳥人。那四百大洋可摟得多少娘們?”

      江肇銘尷尬的一笑,頭也不敢抬起來。

      前面杜月笙已經踏進了嚴九齡的賭場門了。

      ……….

      燈光透亮的。

      一個五十上下,威武的漢子,帶著一臉的殺氣,正坐在那里,目不轉睛的看著進來的杜月笙。

      身邊一字排開了十來個彪形大漢;⒁曧耥竦。

      杜月笙看了看嚴九齡,先摘下了身邊掛著的裝大洋的袋子,然后雙手舉著走到了大堂中間,一拱手,開了口來:“嚴老板,江肇銘那廝觸犯了您的虎威,月生斗膽,請嚴老板高抬貴饒了后輩一次。這里是四百大洋,算是彌補今日嚴老板場子里的損失。請驗收!

      旁邊一個漢子看了下老板的臉上,上前來,接過了杜月笙手里的袋子,轉身放到了嚴九齡的面前。

      嘩啦嘩啦。

      嚴九齡掂量了幾下,饒有興趣的看了看杜月笙:“你就是杜月笙?”

      “正是晚輩!

      杜月笙又拱了下手,回了頭來:“江肇銘!進來,給嚴老板跪下賠罪!”

      江肇銘默不作聲的走了進來,垂著手,走到了嚴九齡的面前,低頭跪了下去:“嚴老板,晚輩不知道規矩,壞了您的事,請您發落!

      嚴九齡沒有看他,他還是看著杜月笙,忽然,嚴九齡問道:“悟字輩?”

      “是!

      杜月笙不卑不亢的看著他回答道。

      “這江肇銘和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了點。你這是何必呢?我嚴老九幫你處了這個舊頭你不是更好開新門么?”

      “回嚴老板的話!

      杜月笙看了下跪在那里的江肇銘,站直了身子大聲的說道:“青幫子弟是一家,再怎么也只是門內兄弟打架而已。他也曾經捧過黃老板的飯碗,一點香火情在,月生不想趕盡殺絕。但是他今日觸犯了您,月生既然擔待了這個,自然要前來請嚴老板發落,您是前輩您說個章程吧!

      “混賬!”一個漢子大步走了上來。

      啪!

      “你才混賬!給我退下!”嚴九齡勃然作色,一拍桌子,喝退了手下,這才轉了臉來,又看了看杜月笙:“月生兄弟,你說的真心話?那江肇銘日后再做手腳了呢?”

      “呵呵!

      杜月笙剛剛看都沒看那個喝他的人,這個時候眼睛才刀子似的掃過了對方的臉上,掃的那個人眼睛一跳,然后他一帶而過,對上了嚴九齡的眼睛,他笑笑:“人非草木!豈能無情?我還就看重了他江肇銘在場子里的熟悉門道。不怕您笑,月生我還想用他呢,不然豈敢來求嚴老板您呢?”

      “哈哈哈!

      嚴九齡仰頭大笑了起來:“不卑不亢,進退有據,好,好后生仔!黃老板有眼光!我看你杜月笙日后必定趕超了黃老板的成就!”

      杜月笙聽了這個話卻是臉色不變:“不敢,月生只知道,做人不能夠忘本!”

      “嗯。這個話說的真!”

      嚴九齡終于點了點頭:“江肇銘,起來吧。你上輩子好修行!月生,你坐!外邊兩個兄弟呢?進來坐!

      說完他把手邊的大洋袋子一下子丟到了江肇銘的懷里,站了起來:“今日反正收檔子了,沒個生意。我嚴老九混跡上海半輩子,今日才遇到個看的上眼的后生仔!月生啊,來,今天陪老哥喝點酒如何?”

      見了事情過去了。

      “求之不得!哈哈!岸旁麦洗蟠蠓椒降淖搅艘巫由弦还笆郑骸俺,嚴老板不肯收了大洋,不肯給月生個面子,那我調頭就走!”

      江肇銘一聽了忙乖巧的走了上來,把大洋恭敬的遞到了嚴九齡的面前。

    關于教父的隨筆散文

      嚴九齡眼睛里滿是笑意的看了看杜月笙,沉吟了下,一伸手:“好!我收下!來啊,上酒菜來!”

      這句話說出了口來,杜月笙的心算完全放下了,兩個人相視著再次笑了起來。

      馬祥生和李福全兩個人也傻乎乎的在一邊干笑著。江肇銘卻是在一邊擦了擦頭上的汗,心中對杜月笙已經感激的無以復加了。

      杜月笙在那里帶著調侃的忽然問道:“今日嚴老板私下除了酒菜,大概還有頓排頭沒拿上來吧?”

      嘴巴一咧。

      “看人,下藥!”嚴九齡實實在在的一字一句丟了出來。

      屋子里又是陣笑。

      幾個杯子舉了起來。

      杜月笙痛快的喝著,他的心中明白,這個世界上,什么也不是絕對的,好事會變壞事,壞事會變好事,比如今天,不是么?

      而心中有著丘壑的嚴九齡知道,這個后生仔的未來,就三個字,不得了!

    浙江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