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风采网官网

  1. <acronym id="1wdnu"></acronym>

    <span id="1wdnu"><sup id="1wdnu"></sup></span>
    <strong id="1wdnu"></strong>
  2. 關于靈魂的隨筆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11-22 我要投稿
    【www.sudurras1.com - 散文隨筆】

      你打電話給我,小文,我想西藏想得都心痛了。

      沒事,我們暑假坐飛機去。我安慰你。

      12歲我認識你那天,你就對我說你要去西藏,并且一定要自己開車去,為了這個愿望,你奮斗了十多年。當你的目標越來越接近時,不知道為什么,你有些慌張了,是的。愛了那么久的地方,你都不知道它呈現給你的是什么?是不是做了一個夢,然后親手去打碎它?

      你執著,并且喜歡冒險,相比之下我喜歡隨意而安,我也和你一樣把西藏戀到骨子里,但我覺得喜歡的東西,看不看,始終都喜歡,不會因為時間,環境改變,對人,對生活。亦如此。心中有你,不必遠上天山。

      飛機飛進云端,讓人感覺到了目空一切的世界,呼,一下子遠去了,有種決絕的快感。旅行的路上,你喜歡和人談笑風生,我卻愛看云,看天,看路邊的螞蚱。

      每個城市都應該有它著迷得地方。如同王家衛的電影《東邪西毒》,影片徹頭徹尾的都寫滿孤獨兩個字,唯一讓人溫暖的是洪七拉著毛驢和自己的妻子離開歐陽鋒時,對他說“誰說不可以帶女人一起闖蕩江湖”。在任何冷漠的世界里,都有我們值得留戀的東西。西藏,有它特殊的溫暖。而我,眷戀那種溫暖。

      靈魂像風,這是所有描寫西藏的語言中我最喜歡的。那純凈的高原,雪山,天空,靈魂真的可以像風一樣自由想象。如果我們生活在世俗的城市太久,那么看到那些虔誠朝拜的男男女女,心會不會有那么微微的一震?塵埃滿身,滄桑在心的游客,碩大的行囊,背負太多感傷,卻依然裝滿對西藏眷戀的眼神、癡迷的寄托。

      我要穿一身素色的衣裙,作別羞澀又肆無忌憚開放薔薇,這一刻的顏色永遠停留在我的腦海里,放下憂傷,刪除花開的聲音。和意外的人相遇,再擦肩而過。陌上花開緩緩歸,花自飄零水自流,幸福與否,只在轉念之間。一路狂奔而去。走走停停,分分離離一起……

      走走停停,分分離離一起。

    關于靈魂的隨筆散文

      直到看見美麗的雅魯藏布江,把身體,分裂,破碎成一天純白的花絮,變成云朵飄蕩在珠穆朗瑪峰的山澗。自己,淚落成冰霜。

      城市繁華里面蘊藏的憂傷,像那些帶著血腥味的海潮,攜帶著HINI流感,漫舞在每個寂寞的心靈里面。誰都無法用理智去抗拒,破譯來自所有神經的銳痛。米蘭昆德拉的《笑忘錄》里,那堆三生石已僵硬成冰。

      空洞,而又唯美的布達拉宮,凄涼,荒蕪的那些歷史畫卷,濃重的油彩,透露幾載風雨載途。讓拉薩的陽光照進陰霾的地方,我走在無人的街角中,奈何橋邊傳來刺穿青春軌跡的聲音,心中泛起的漣漪,會在去西藏的路上越來越遠逝。

    浙江风采网